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雲裏霧裏梵淨山

《閒言碎語》之——
雲 裏 霧 裏 梵 靜 山
梵淨山自古就是佛教聖地——因“梵天淨土”而得名。
這一片梵天靜土,就屹立在貴州省的桐仁地區,那裏古木參天,流水潺潺,奇峰凸起,怪石林立;矗立的奇峰怪石中,常有雲海湧動,湧動的雲海中,時有佛光顯現,真乃神奇裏透著神秘,神秘中藏著神韻。
這樣的仙境,這樣的美景,神仙們看中了,留下了無數傳說;高僧們看中了,建起了無數座寺廟;凡夫俗女們看中了,沿梵淨山下的印江兩岸居住著下來——居住下來的以土家族、苗族居多,因此取名“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
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的縣委、縣政府為了發展經濟,開發旅遊,決定請電視臺來印江縣做一期電視節目,宣傳一下梵淨山的旅遊資源。有幸,這期節目由我來執導。

歡迎晚宴上,幾位書記、縣長輪番敬酒,每敬一次都是三杯(這是土家人的習俗)。賓、主推杯換盞,幾圈下來,非等閒之輩早該是雲裏霧裏了,可我恰恰就是等閒之輩——卓號“酒囊飯袋”,除去到蒙古草原上我頂不住那些彪悍的牧民之外,到任何地方幾乎是所向披靡。
酒喝得盡興,感情自然要到位;從梵淨山的旅遊宣傳角度考慮,除去立體的電視節目外,平面媒體也該是不可缺少的,為此我提議,組織一個作家采風團來印江采風,請作家們每人寫幾篇遊記或散文,在全國各大報刊發表出來,名人寫名勝,影響自然就大。書記們說好,縣長們也說好,事就這麼定了。
別看我小說寫得不怎麼樣,作家朋友到是不少,於是打電話,東、西、南、北、中,一頓折騰過後,塵埃落定:阿成、孫春平、邱華棟、野莽、馬力、聶鑫森一幹人等全部到位。

原本接待我們攝製組的是一位政府辦主任,此人一本正經;說出的話全是官話套話,接待也按程式化走。作家們來了,開始把大家放在一處,沒一天的功夫,都覺出有點文不對題了;作家們想多瞭解點地方文化,風俗民情,並不是來印江領略文明用語的,於是縣委就派出宣傳部長來接待作家。我也暫時客串移位,與作家們在一起,先完成采風活動。

宣傳部長是位女士。也是土家族。
女部長很練,做事乾淨、俐落,與作家們見面之後當即做出決定,下午陪作家們先去幾處旅遊景點看看,夜宿梵淨山上的護國寺,第二天登頂。
這真是個不錯的主意,丟掉凡間俗事,晨鐘暮鼓地乾淨一夜多好! 部長說聲出發!作家們就出發了。
部長帶我們去拜見梵淨山下,擁有一千三百多年樹齡的——紫徽王;紫徽樹種屬橋木,能長成近四十米高的參天大樹真是天下奇觀。
部長帶我們去參觀蔡家寨;那裏聚集著蔡倫的後代,他們按當年蔡倫的造紙方法繼續著千古不變的造紙業。
部長帶我們去觀賞梵淨山上獨有的鴿子花;這是與恐龍同時代的樹種,能活到今日實屬不易。
部長帶我們到土家族山寨去欣賞土家族的擺手舞;有些神秘、又讓人振奮的鼓聲,能讓你感受到遠古時期人與自然的和諧。
------
整整一個下午,大家玩得既盡興又開心,都說晚上一定要痛快地喝上幾杯。

土雞、土雞蛋、臘肉、鮮肉、山野菜------一桌純正的土家飯菜散發著誘人的香氣在等著我們,眾作家胃口大開,喝著自製的黃蓮酒,吃著土家菜,忍不住又要品頭論足地談起創作來。侃談中發現,部長對各位作家的作品都很熟悉,還談得有板有眼,這時司機揭發,部長原來是當地小有名氣的作家,也是發表過很多詩歌、散文的,只因官身不由己,政務繁忙,沒能繼續寫下去。
既是同行,大家都覺得更近了一層,話就說得隨便些,有點無拘無束的意思了。
女部長給大家講土家族的風俗習慣,講土家族的歷史,講梵淨山的故事------一杯酒一席話,一席話又一杯酒,部長唯恐作家們喝不好,反復敬酒,不知不覺間六斤黃蓮酒分別裝進了大家的肚子裏了,然後上啤酒,再然後就找不著部長了。
部長醉了,眾作家也有些頭重腳輕,覺得去寺院安歇有些不妥,有點對佛不敬的意思了,就在離護國寺不遠的一家賓館駐下。
這幾位作家哥們還真有酒量,一個都沒醉,坐在賓館的庭院裏閒聊著品味梵淨山上的團龍綠茶。品茶間,大家不約而同地聊起了女部長,都對這位女部長充滿了敬意,同時又感歎,如果還是由那位特講究說官話、套話的主任來接待,咱們可就慘了,不但吃不好、喝不好、玩不好,一準兒什麼地域文化、風土民情也瞭解不到,還不夠相互客氣的呢?!
聊至深夜,大家睡下。一夜無話。
雄雞一唱天下白,好久沒這種感受了。
山民家的公雞與山林中的野公雞同時唱響了一首絕妙的晨曲。梵淨山醒了。大家在餐廳裏吃早餐,獨不見了部長。司機說,她醉了,昨晚送回縣裏了,一會兒來人陪大家上山。
這頓飯大家吃得沒滋沒味。
接替女部長的是位男士,頭銜是辦公室副主任。人很好,總是笑咪咪的,說話從始至終都是禮貌用語,一舉一動都很規範,用餐的時候總是以茶代酒,很像一位訓練有術的禮儀先生,比先前那位辦公室主任還客氣。
從此之後,女部長就消失了,作家們再也沒有見過女部長,直到作家們離開印江縣也沒見到她的人影。作家們都很後悔,覺得很對不起部長,把部長給喝壞了。

作家們的采風活動結束了,我們的節目還在繼續,有幾次在街上,遠遠地看到了女部長,我感覺她看到了我,可她慌忙低下頭去,匆匆地走開了,我不知道是她真沒看到我,還是有意躲著我。
錄完節目,攝製組也該走了,在攝製組走之前,我特別想見到那位女部長,就問了一位政府工作人員,他很含蓄地告訴我,在會上,有人說她不該喝那麼多酒,破壞了印江縣的形象。
我感到很迷茫,作家們是客人,作家們都覺得很開心,覺得有了女部長的真誠,有了女部長的深入介紹,作家們才瞭解了那麼多的風土民情,才瞭解了梵淨山的故事,怎麼會是破壞了印江縣的形象呢?

送我們的車子駛出縣城,爬上了去往機場的盤山路,我把頭探出車窗,向梵淨山眺望,這時的梵淨山浸泡在雲裏,迷失在霧裏,此時,我感覺不到梵淨山的神奇和神韻,感覺到的只有神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