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紅絲帶

 一
  
  在鄉疾控站站長的辦公室裏,田麗華站長正在聚精會神地工作著,背後牆壁上的鐘錶早已敲響了十二下,她還在埋頭翻閱著資料。
  
  突然,咚咚的敲門聲傳來,她頭也沒抬說了聲進來,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漢子推門進來,嘴裏還念念有詞道:“麗華,你這個工作狂,現在都幾點啦還不下班,我可又要批評你啦!”
  
  這時,麗華抬起頭笑著說:“我的好老公,馬上就下班,你這個大忙人今天咋有空啦?”
  
  “你可五天沒回家了,工作再忙也得回家看看,家中還有你的老公我呀。”
  
  “遵命,咱們馬上就回家。”
  
  田麗華和丈夫國強騎著摩托車,一路笑聲地向家裏駛去。
  
  國強媽今年五十八歲,能歌善舞越活越精神,在農村俱樂部裏骨幹,她那一口正宗的河南豫劇,讓人們百聽不厭。她環視了一下四周,靜悄悄的。偶兒能聽到幾聲鴨子呱呱地叫聲,心中一高興便唱起來。
  
  (唱)
  
  我老婆兒今年五十八,
  
  小日子過的福加發,
  
  俺身體健壯精神好,
  
  俱樂部裏是常客……哈哈哈地笑起來。
  
  “不行了,打些日子不唱,我這豫劇也不著調啦!看來還得勤學苦練。”
  
  (唱)
  
  自從俺兒子把那村委會主任當,
  
  全村的大小事物他就裏外忙。
  
  俺媳婦鄉疾控站裏是站長,
  
  整天是計畫免疫,疾病控制與預防;
  
  小孫子幼稚園裏把學上,
  
  老婆兒,我在家裏就把那個後勤部長當。
  
  “哎呀!你看光顧樂啦,差點把做中午飯給忘了,俺得去準備準備”。
  
  這時,國強、麗華騎著摩托車已到家門。
  
  “媽,做好飯了沒有,我們回來了”國強向屋裏高喊道。“好了,好了,就等你們回來哩!先洗洗、喝口水,咱馬上開飯。”
  
  麗華對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的國強說:“你看咱媽,這麼大年紀了,整天在家裏忙呼,你抽時間幫咱媽做點家務活。”
  
  “哎呀!你看我整天為村裏事忙個不停,精神文明、生態平衡呀……還是你來吧!”
  
  “現在全鄉正搞愛滋病防治工作,我也忙得不可開交,咱們抽空就多幫媽點。”
  
  “好好好,就聽你的”。
  
  國強媽從裏屋出來,嘴裏不住地嘮叨著:“這兩個孩子,老沒個正經事,什麼生胎(態)呀,平衡呀,問名(文明)呀!誰家的媳婦不懷胎?什麼平不平地。又有誰家的孩子沒有生下來就起名的?人家愛孩子就有什麼艾滋(愛子)病呀!那我愛我的孫子就是愛孫病啦?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的……”
  
  國強、麗華見狀兩人對笑。
  
  麗華笑著對國強說:“你看看,咱的宣傳工作還很不到位,連咱媽還不知道啥是愛滋病,看來咱還得加大宣傳力度,進一步在群眾中推廣預防控制疾病的知識。特別是對愛滋病防治知識的宣傳教育更應加強”。
  
  “哎喲——防病就防病吧,還特別是什麼愛滋病,咱們這裏哪有愛滋病,愛滋病離咱們還十分遙遠。”
  
  麗華對國強說:“其實愛滋病距我們並不遠,這種病毒很可能就在我們身邊,衛生部流行病調查顯示,我國內地愛滋病感染者就有65萬。全國愛滋病工作正處關鍵,咱可不能視而不見任其發展,要除掉愛滋病這個心頭大患,就必須動員全社會共同參戰。”
  
  “那……你說這愛滋病就在眼前,你可別嚇唬人。”
  
  “嚇唬你幹啥?現在全國上下都建立了系統的VcT,就是愛滋病免費自願相關免費諮詢機構,也就是說誰要想知道愛滋病是咋回事就可以前來諮詢,或懷疑自己感染了愛滋病,都可以去免費治療和檢查。
  
  “照你這麼說這愛滋病就在眼前了,還就得當回事說道說道哩。”麗華自豪地說:“那是當然”。
  
  國強最後說:“要不這樣吧,京城的趙總來函說同港商和咱們有個合資專案,想在咱村搞個食品加工基地,我正想下午召開個村委擴大會商量這一下,乾脆連防治愛滋病的事一塊說說,讓快嘴二嬸也參加。
  
  二
  
  剛過一點半,村上的高音喇叭就響了起來。“下午兩點鐘在村委會召開村幹部擴大會議,要求婦女主任、快嘴二嬸也參加。”
  
  村委會主任國強那宏亮的聲音在村上空飄蕩著,不多時就傳到快嘴二嬸的耳朵裏。她笑哈哈地說:“國強這傢伙真會搗騰,我劉鳳仙啥時也成了村幹部的後備人員了”。
  
  劉快嘴心裏一高興,小曲就不由得哼了起來。
  
  (唱)
  
  我的名字叫劉鳳仙,
  
  心直口快人喜歡。
  
  奇事怪事新鮮事,
  
  總是先從我這兒傳。
  
  人稱俺快嘴劉宣傳,
  
  快嘴就快嘴,
  
  宣傳就宣傳,
  
  反正俺這嘴也不能閑。
  
  “這不,村裏可能又有啥宣傳的事了,村委會要召開重要會議,時間快要到了,我的抓緊收拾一下。”
  
  她在鏡子前理理滿頭秀發,整整那合適得體的衣服,然後360度像模特似得來了個造型,哼著小曲就走出家門。
  
  在婦女主任門前,劉鳳仙高聲喊道:“哎,她大娘,村幹部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你這個婦女主任還磨蹭個啥哩?”
  
  “哎,來了來了,快嘴二嬸,你這挺按時的,婦女主任一邊應著一邊急促地走出家門。”
  
  “你看時間快到了,咱快走吧。”劉鳳仙拿著手機,讓婦女主任看著,然後她二人快步向村委會走去。
  
  劉鳳仙剛到村委會會議室,見村幹部早已坐齊。劉鳳仙口無遮攔地說:“呀!咱支書和主任都來科得還怪早哩,要不叫人家當領導,就是比咱們先進啊。”
  
  支書笑著說:“我們不早來,讓你們等俺們這合適呀!”
  
  國強望了一下大家,然後高聲對大家說:“大家靜一靜,今天咱們開個村委擴大會,大家都到齊了,那就開始吧。”
  
  第一要是回顧一下前一段的工作情況,由咱書記做點評。
  
  第二是省城趙總與港商同咱們聯合辦一個食品綜合加工廠,利用咱當地的糧食作原料,咱村的剩餘勞動力做員工,廠房就建在村東的廢磚瓦場。資金嘛,有趙總和港商來出,請大家議一議,看行不行。
  
  “村村通民心工程已建成,咱莊稼人再不愁雨天路難行,新建的小學教學樓已經投入使用,新廣場、俱樂部常常有活動……”劉鳳仙眉飛色舞地說了起來。
  
  “婦女工作常抓不懈,一個個都是巾幗女傑,為咱村的快速發展出謀獻策”婦女主任接著說。
  
  麗華說:“咱農村實行了新型合作醫療,大家住院治病也能報銷,三級疾病預防長抓不懈,特別是“愛滋病更要提防”。
  
  “對,搞四化奔小康離不開身體健康,把疾病預防常掛在心上。把農村建設得和城市一樣,這是和諧社會的發展方向,建設新農村符合村民利益,還得要咱全體村民共同努力”,老支書一邊抽著煙一邊高聲說道。
  
  “開發食品加工基地對咱全村有利,解決了咱農村的剩餘勞動力”。
  
  “再不用發愁糧食賣不出去,就連那運輸費用也能省去。”
  
  “關鍵是對咱農村發展有益,能成為咱村經濟騰飛的動力。”……
  
  “好!既然大家想法都一致,同意辦食品加工基地,那咱就定了,明天就派劉開放到省城找趙總去香港洽談業務,簽訂合同。剛才老支書談到身體健康,咱們把愛滋病預防納入工作日程。好啦!大夥散會吧”國強主任說。
  
  大夥相繼離去,劉鳳仙羞嗒嗒拉拉麗華的衣服充滿神秘。
  
  “麗華呀,你說這愛滋病是個啥東西,是不是就是那些性病、花花病啥的,是不正當的男女之間的那種事引起的那種病?”
  
  麗華對劉鳳仙說:“這愛滋病本是性病的一種,它本身沒有特殊症狀,感染後潛伏期比較長,使人們對本病難以預防。它把人體淋巴細胞大量殺傷,使人體免疫力大量下降,多種疾病同時發作,到最後命喪身亡“。
  
  劉鳳仙驚呀道:“呀……愛滋病咋就真曆害,照這麼說愛滋病就是咱人類的大敵呀!”
  
  “對,愛滋病就是我們人類的敵人”麗華啃定地說。
  
  劉鳳仙說:“麗華呀,那咱還得給大夥好好宣傳宣傳,讓大夥更多的對愛滋病進行瞭解,消滅這個人類的大敵。”
  
  “二嬸,那咱們去準備準備,明天開始全村宣傳。”
  
  三
  
  第二天,劉開放要去省城找趙總,到香港與港商簽合同。
  
  老支書、國強主任等村幹部把他送到村口。在要上車時,妻子李小芳拉著開放的手說:“出門在外,事事留心,不但要出色完成簽約的使命,還要多保重自己的身體,常來家打電話。”
  
  開放一邊上車,一邊向大家揮手。
  
  小芳也揮手目送那輛大客車,由大變小,漸漸消失在她的視線裏。秋風輕拂。但拂不去得依舊是思念。小芳站在秋風中一動不動,像一尊美麗的雕塑。
  
  在香港一家五星級飯店裏,開放和越總與港商達成共識,已正式簽約。
  
  港商為了盡地主之意,晚上宴請開放和趙總。什麼人頭馬、ISO價位上千元的名酒,開放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可今晚讓他一飽口福。
  
  飯後港商對開放和趙總說:“客房我已給你們訂好,那我就失賠了,你們早些休息”。
  
  開放來到自己的房間洗涮完畢,剛要休息,咚咚的敲門聲,經交不息。劉開放身穿睡衣開門一看,門旁斜依著一位摩登女郎。“先生,我們飯店推行一種人性化服務,服務費張老闆早已結清。”這位小姐猛抽了一口煙,用力吐在開放的臉上,加染著濃烈香水的煙霧,在他臉上飄繞著。他定神一看這位小姐大約有十七八歲,1米7的魔鬼身材,水玲玲的臉蛋讓人百看不厭。
  
  “先生,讓人在門外站著總不是待客之道吧。有什麼事咱們進屋再談。”小姐的微笑是那麼燦爛。足已讓每一個男人都心神顛倒。此時他的理智告戒他,不能做對不起妻子的事,但那位小姐實在太美了,每一個充滿挑逗的動作,讓他不能自撥。
  
  小姐把自己身上的一件件衣服脫下來,扔在沙發上,直到脫得不能再脫了。然後她慢慢地給開放脫衣服,然後一塊滾倒在席夢思床上。
  
  一夜的風流韻事,讓開放心鬼顛倒。
  
  從香港回來,開放和村幹部全體投入到籌建食品加工基地的工作中。經過3個月的籌建,食品基地綜合加工廠正式投產了。開放精明能幹被董事會聘為業務廠長。跑長春、去深圳,洽談業務到香港,神州大地任飛翔,廠裏的業務蒸蒸日上,開放心裏別提多高興啦!
  
  “我的心裏那個美呀,甜呀,她似那個密粘糖”他不由自地說哼哼起來。突然,他喉嚨一陣疼痛,使他想起了自己的毛病。他手捂著下腹。自語道:“哎,這人那總有不順心的地方,我這家庭美滿,事業興旺,可自個兒找個煩心事,說起來真是難以啟齒。”
  
  “三個月前,發燒頭痛嗓子發炎,身上的斑點血瘀一片片,脖子的筋疙瘩觸手可見,無力出汗心裏真煩,無奈我找麗華嫂把病看,她詳細問了一遍,問得我面紅耳赤難開言,最後她叮囑我到疾控中心去諮詢和化驗”開放衰聲歎氣地說。
  
  在疾病控制中心,經過大半天的體檢化驗,終於拿到了化驗單,他拿著化驗結果讓麗華看,前幾項化驗都很正常,唯有那血清學檢查有了文章,愛滋病抗體成了陽性。
  
  “回想起半年前香港簽約賓館一住幾天,服務小姐到床前,都怪我意志不夠堅,經不住美色的誘騙,幾夜尋歡把病患。哎!我竟成了愛滋病毒攜帶者,我,我”劉開放滿臉恐懼的樣子。
  
  “我恨自己沒主見,我恨自己不檢點,我恨自己是混蛋,到如今該怎麼辦?”他無奈地來回轉悠。
  
  “得這病我人前咋把頭抬,得這病妻子兒女跟我受害。左思右想我真無奈,了卻此生斷後害。我叫了聲爹娘,叫了聲愛妻和嬌兒,我陰間地府將你們等。”拿藥瓶欲服藥。
  
  四
  
  李小芳高挑的個頭,白靜的臉蛋,笑起來臉上常出現一個誘人的酒窩,烏黑的青年短髮飄在臉旁,肩上搭著一塊繡花的白底毛巾,正在忙著家務。雖然他已身懷六甲,但她幹起活來還是那麼利索。“最後一段時間不知咋的,老覺得不祥的預兆,好像要出什麼事。開放上次從泰國回來,快三個月了一直沒有回家住過,他總是說廠裏工作忙。不行,我得到廠裏看看心裏踏實”,李小芳心裏一盤算著推著自行車向門外走去。
  
  張小芳急勿勿地來到廠長辦公室,門也不顧的敲就推門進屋,劉開放見狀一驚,順手把藥瓶推進抽屜裏,“小芳你怎麼來了”他驚訝地說。
  
  “咋!我就不能來?你從外地回來不回家,我都不能來看看。我說開放,你現在是大廠長了,是不是嫌棄我了,是不是在外面有情人了?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怒氣衝衝地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