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二人世界的落寞 -3

玟本是個循規蹈矩之人,待舞風已經盛行開後,凡參加活動必跳舞之時,玟才覺出自己的落伍與不合時宜。回家請示德是否可以跳跳舞。德斷然拒絕:你絕對不能跳舞,這是我絕對不能接受的,跳舞還能跳出好人。

玟說:這是工作,大家都在跳。

德說:誰跳你也不行跳,別人我管不著,你是我老婆,我老婆不能讓別的男人摟摟抱抱的。

玟說:你還是研究生,當初怎麼也想不到你這麼封建。跳跳舞就有損你什麼了?

德吼起來:你別氣我,你存心想給我帶綠帽子咋的。

玟看再說就打起來了,也不想德氣得兀了嚎瘋的,心忖:看這樣德是愛我

的,順他吧,不再提跳舞。



春末的一天,省科協在年會時,利用半個下午在科協禮堂舉辦正式舞會,要求機關全體幹部參加。這時,機關的舞會受社會舞風糜爛的牽扯,受到限制。

玟作為科協工作人員,受命於此,與同事同往。

玟在舞場獨坐,欣賞彼們或邀請或被邀,攜手上場擺好姿勢開始挪步,穿行旋轉於舞場東西,諾大舞場人滿為患,磕磕碰碰,絆絆津津。玟正沉醉於音樂之中,抱肩專望舞群看彼們可笑可樂可圈可點之處,一個紅衣男士走到玟面前,禮貌地伸手邀請玟跳舞。

玟尷尬地趕緊申明:我不會跳。

我教你。紅衣男士一直是伸出一只手半鞠躬請玟入場。僵持片刻,玟實在不好意思拒絕,第一次下了舞池。

紅衣男士果然跳得好,會教會帶,幾圈之後,就使自小就熱衷於跳舞並有些舞蹈基礎的玟突然找到了一種翩翩如飛,隨他同步一體的感覺,好奇妙!玟在音樂中舞蹈中身體和靈魂如出世般輕鬆自如,她想沖著天喊出來:啊,我會跳舞了。可惜,舞曲結束了。

玟又回到現實中。紅衣男士說:你跳得很好,我們一起跳下一曲吧。我的舞伴今天沒來,和別人跳帶起來很費力,帶你才找到跳舞的感覺。紅衣男士很熱情也誠懇的樣子。玟卻一下想到:我破了德的禁令了,居然跳舞了。趕緊一邊謙虛一邊回到座位取手袋外衣要逃離舞場。

在禮堂門口,又見紅衣男士走上來,問玟什麼單位是否有電話,以後可以再聯繫。玟假裝有急事,一副時不我待的樣子,只向他示意說:再見。

玟心想:再也不要見到他了,他舞跳得那麼好,個頭高高,穿紅衫,還挺帥的,對自己又那麼熱情,他已經嚇到我了。



在往單位奔時,玟心裏七上八下,盤算著今天回家怎麼告訴德。告訴德德是否會受刺激?不告訴德,自己又怎麼能對德說謊相瞞呢?

玟在省科協門口,遇到德了。他滿臉笑著,推著自行車,來接玟一起先去

買菜再回家。

見面時德看玟著急忙慌的樣子,平和地張口問:我下課就來接你,等你半天了。幹嗎去了?玟跟在德的後面,解釋到:到科協禮堂參加個活動,單位讓工作人員都去。

德問:什麼活動?

舞會。玟張口就說出來了。而且要命的是,玟隨口又迫不及待地補了一句:我也跳了。

啊?!德推著自行車停下來,上上下下打量玟:你被別的男人摟過了,抱過了,摸過了?你是我老婆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