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這樣的男人,那樣的女人

 這是卉卉寫給小魚的故事。
  
  注,卉卉和小魚深愛著同一個男子,卉卉就是文中的第四個女子,而小魚就是那第三個女子。據說這個男子現在回頭去追小魚了,因為雖然小魚早已經有了新的男朋友,甚至同居了,但是她依然告訴文中的這個男子,她還單身。於是,二人便保持著曖昧的關係。卉卉說她早就知道一切,她知道的事實甚至比他們還多,可是卻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她不喜歡強求。所以最後眼睜睜看著那個男人離開自己,奔向了小魚。
  
  小魚總是喜歡把卉卉當成陌生人找她聊天,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告訴卉卉,文中男人與自己的點點滴滴,如何追逐自己。她的每一句話都能把卉卉置之死地。可是卉卉卻依然堅持著。有天小魚問卉卉的故事可不可以告訴她,於是卉卉寫下了這封信。
  
  卉卉給小魚的信——
  
  其實我和他的相識也不是偶然,也是在別人的介紹下認識的。他是我學長。
  
  我這人天生比較自我,遇見他之前,我的世界裏只有餘秋雨,川端康成…
  
  或許在別人眼裏這樣的生活很無趣,但是我卻樂此不疲。
  
  後來遇見了他,並跟他開始了所謂的戀愛。
  
  我不知道別人談戀愛是什麼樣子的,我只知道我沒什麼太大的感覺,有時候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和他交往。
  
  可是每當看到幾位長輩看著我們在一起開心的樣子時,我就覺得其實也沒什麼,他們開心就好,用我一個人的幸福換取他們大家的幸福,那也是值得的。而且,誰又能說我不幸福呢?用他的話來說,他已經對我夠好的了,他從來沒對哪個女孩這麼好過。並且他長得不醜,條件也不差,應該屬於很多女孩喜歡的那種男孩吧。我是不是真的該知足了,甚至應該在心裏竊喜呢?
  
  我一直等待著,與他在一起的日子,就是我無止境等待的日子。
  
  等待他的資訊,等待他的電話-----直到明白了,他永遠放不下心底的那個女人。我開始學會自己一個人生活。我自己再痛苦,在他父母面前,總是保持著一張笑臉。因為不想看到大人們擔憂的面孔。因為他們都很愛護我,關心我,我覺得滿足了。也因為,不想成為他的包袱。雖然看不到他,很少見到他,只要他覺得自在就行,因為我知道,他這個人不喜歡被束縛。
  
  所以,我在我最大的努力範圍內,給他自由,甚至可以說:我成為了他最好的擋箭牌,給了他足夠的空間。我幫他好好孝順他的父母。因為我知道天下父母心。
  
  終於後來,我們的關係轉變了,他回家的時間變早了,我想,他開始記得回家的路了。
  
  那段日子是我最開心的日子,心—死灰復燃。然後一場突來的大雨,把我困在了他家,那一晚,讓我們的關係更近了一步。我以為我們已經度過了那段最難堪的日子。可是沒想到,或許,那才是痛苦真正的開始。在他之前,我沒有和任何男孩子交往過,所以我也不懂男人的心理,或許真的,得到了就不會再珍惜。
  
  我趁著空閒,去學習駕駛,忙碌的日子,被教練折磨的日子,被罵的狗血噴頭的日子,雙手因為轉動方向盤起滿了水泡的日子,我不敢聯繫他,怕一聽到他的聲音,自己控制不住痛哭起來,堅持不到最後。
  
  我終於熬過來那些痛苦的日子,順利考到了駕照。然後我回到他的身邊,卻發現了他莫名的疏遠。
  
  有一天,我給他發信息,他居然說:我不懂感情!那一刻,我覺得天崩地裂。他不懂感情,他居然說他不懂感情,我笑得很張狂。
  
  我開始學著保護自己,什麼都可以跟他談,只除了感情。我每天依舊過著自己的日子。開始學著忽略他的存在。
  
  於是,有女孩跟他發曖昧資訊,我也學著不去關心在意,有女人說愛他,我看見了也裝作沒看見,有女人跟他曖昧不清,我也不在乎了。因為我開始同情那幾個女人,愛上他,就像愛上魔鬼了吧。
  
  可是不知道他又怎麼了,居然又開始早早回家,會很關心你,很寵你,他的這些變化開始讓我變得忐忑,我覺得,從天堂掉進地獄的感覺,嘗試一次就足夠了。所以,我用全部的真心,對他好,也小心控制著自己的那顆殘破的心,因為,它再也經不起傷害。可是,不知不覺中,心又開始傾斜,動搖。
  
  直到那一天,他叫我幫他寫作業,打開他的電腦,發現了他的秘密。
  
  原來,他就是那樣一個人,永遠活在過去,第一個女孩在他身邊時,他錯過了,遇到第二個女孩,他就開始懷念第一個,直到第二個女孩離去,他開始懷念第二個,或許他都忽略了他身邊的第三個女孩。然後直到遇到第四個,那就是我。當然,這幾個女孩跟他之間的具體故事我並不知道。
  
  我是第四個,他開始懷念第三個。他說他很後悔錯過了她,他甚至告訴她,他執著只為她一人。
  
  我一直默默看著他的這一切,覺得這世界真的很可笑。
  
  可笑到,居然在不知不覺中,我愛上了這樣一個男子。所以我為他,甘心放棄一切。我告訴他:有一天,你遇到了那個你真心愛的女人,請告訴我,我會離開。
  
  他說:女人都是說到做不到。
  
  他不知道,我一直在等,希望他能給我一個確切的答案。
  
  可是他總是不說,或許他也有他的考慮,怕父母傷心,怕傷害到我。我就這麼一直默默的等下去,希望有一天他轉身看到我。
  
  在這件事情裏,最無辜的應該是我的語沫吧!
  
  那時我們相處的很溫馨,就想相處了幾十年的夫妻,平平淡淡。那晚,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孩子,他很認真的對我說:第一個孩子會很聰明很漂亮。第一個最好要保住。
  
  我不知道事情就是那麼突然,那一天我覺得尿痛,怕是尿路感染,就去醫院化驗尿液,出來的結果居然是我有了和他的孩子,可是醫生的下一句話卻叫我痛不欲生,她說:我有炎症,一般建議有炎症的情況下不能要這個孩子,因為孩子很可能不會健康的出生,九個月的時間,變數很多,而且就算出生了,也可能是什麼兔唇兒之類的。我的心簡直要死掉了,眼淚霎那間就滾落了下來。
  
  我堅持跑了三家醫院,但都是得到了同一個結果。
  
  我那幾天我沒有主動聯繫他,我怕聽到他的聲音,可是我心裏也好期待能接到他的電話。我等了幾天,都沒有等到他的電話,甚至資訊都沒有,於是在那一個中午,我打電話給他,聽到他的聲音,眼淚就簌簌的掉落下來。我忍了很久,終於開口,說:沒事,就是看你吃中飯了沒有。
  
  我想,他的工作太忙了,而且我知道他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些難題,我不想再讓他為我的事操心了,而且他知道了又怎麼樣,就算他是醫生,也沒辦法。
  
  所以我自私的自己下了一個決定。
  
  我想以後還是有機會的,我給她起名字叫語沫,我希望她是個女孩,因為女兒貼心。語沫這個名字是我一個人想的。以後,我還是會給我和他的孩子起這個名字。
  
  我想等我們有了第二個孩子時再告訴他我們第一個寶寶的事。因為那時,傷痛會被第二個寶寶的出現彌補的。可是,我永遠失去了這樣的機會。呵呵!在我還在失去寶寶的痛苦中掙扎時,在我內心極度痛苦時,他幾乎又從我的世界消失了。
  
  接著,等到的又是他的冷漠,接著,是他殘酷的分手的話語。
  
  分手的那晚,我笑了。真的,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而笑,但是我笑得好開心。
  
  或許這就是命中註定,早知道我們會分開,所以寶寶也選擇離開。可是,他怎麼能做到如此殘忍?
  
  他說,我不想和不愛的人結婚。
  
  他說,看見我就像看到負擔。
  
  我問他,除了第一個女子,你有真心愛過別人嗎?他說,沒有,
  
  我問他,那在我之前的兩個呢?他說因為他們身上有他深愛的那個第一個女子的影子。我想,我是何其幸運,沒有和他深愛的那個女人相似的地方。我就是我。
  
  他說,不知道怎麼去愛一個人,我說:我知道,因為你早就將心遺失在第一個女人身上。
  
  因為他已經將他殘破的心封閉。
  
  想告訴他的秘密,到最後都沒有說,因為說了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所以我笑著說分手,笑著離開。
  
  因為不想他不快樂,我要實現我當初的諾言,給他快樂,笑著分手。
  
  但是在五天後我居然又接到他的電話,他沒有告訴他父母我們已經分手的事實。他需要我再把這出戲演下去,雖然只是那麼幾天。他甚至告訴他父母,我和他就要結婚了,他說他會好好照顧我。他母親甚至找我談有關結婚的相關事宜。
  
  還記得他說,其實我很在乎你,只是不表現在臉上。我知道你對我有多好。我是個愛情白癡,請你給我一點信心好麼?這一切一切在這一刻都顯得那麼可笑!
  
  我是真的失望了,為什麼他可以在傷害我那麼深後,再補上一刀?
  
  剛剛失去寶寶並且又失去他的日子,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我每天吃了吐,吐了吃。我不明白,他怎麼可以再補上一刀。我走的瀟灑,只是不想讓他感到愧疚,不想讓他知道我的痛苦,因為當一個人不愛你的時候,你就算死了也與他無關。所以不想讓他看到我的狼狽。
  
  其實我真的沒有那麼堅強。哀莫大於心死!
  
  這是我個人言論:在看到卉卉絕望的面孔時,我的心不禁發寒。愛情這東西,太折磨人。結局我並不知道,但是我希望,卉卉可以堅強一點,我個人認為這樣的男人不值得,長痛不如短痛。至於小魚,我想如果她繼續這樣下去,那麼她不僅是在傷害卉卉,也傷害了她現在交往的那個善良男孩。善惡的果實她自己去品嘗吧!希望她不會後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