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珠山八友之題識印款-2

有專門題寫王琦書體之人,但深研細究也只有其形,不得其骨。
  題識印款
  王琦早期作品少長篇題款,有時僅畫圖章。中年後作品題款較長,且以草書題記,書法起頓有致,蒼勁縱橫,散而有序,運古融今,頗有王羲之、懷素書風。題款一般都是題寫一兩句詩文後,再落干支姓名款。
  常見落款為:“西昌勾迷道人王琦寫”、“西昌勾迷王琦寫於珠山”、“西昌勾迷散人王琦寫於珠山陶陶齋”、“西昌勾迷道人王琦寫於珠山客次”等。王琦題款中時而自稱“陶迷散人”,時而自稱“陶迷道人”,兩者非筆誤。
  常見印款為:“西昌王琦”、“勾迷”、“陶迷畫印”、“陶陶齋”、“碧珍”、“王琦畫印”等。
   王大凡瓷畫鑒定
  王大凡生於1888年,卒幹1961年,亨午73歲。15歲時拜汪曉棠為師,不僅學習陶瓷彩繪技法,而且學習中國畫、詩詞歌賦。早期作品筆法工整嚴謹,線條流暢細密,設色俊逸。晚期作品,深得清代大畫家吳友如之法,用筆織秀,線條放達,氣勢灑脫,以文人畫中的“意興”與陶瓷繪畫巧妙地結合,畫風純正,與王琦人物畫風格大相徑庭,其“落地粉彩”技法,別具—格,在繼承和發展陶瓷工藝的探索中,取得了新的成果。
  筆墨(料)特徵
  王大凡早年的人物畫多是富貴壽考、伏虎羅漢、八仙圖等,晚年的人物畫以木蘭從軍、聞雞起舞、岳母刺字等內容為多,注重作品的時代性。模仿品以其20世紀30、40年代的人物畫為多,也有少量50、60年代的作品。從王氏人物畫筆墨特點來看,主要有以下幾個特色:
  一是用筆用線遒勁,似傳統線描法中的高古遊絲描、鐵線描一類,多是中鋒用筆,樸拙、厚實、圓潤,章法別致,有裝飾味,這是王大凡與王琦側鋒用筆劃人物畫的最大區別。而模仿品勾線難學其骨,少圓潤勁拔之韻味,有的中、側鋒並用,不得要領。
  二是人物臉部刻畫細膩,講究明暗變化,有西畫中的素描關係和光影變化,暈染手法獨特,立體感強。王氏畫仕女以“丹鳳眼”、“櫻桃嘴”冠之,特點鮮明,並形成一種慣用的程式。
  三是人物畫背景多勾描蔥郁林木,竹石茅屋,野卉山花,染色青翠,草綠、翠綠、深綠幾個層次明顯,筆法一絲不苟。 從王氏作品設色來看:一是畫面絢麗照人,光彩豔發,畫場面大、人物多的作品,總是根據主題需要,主角多用鮮豔奪目的色料(如胭脂紅、西赤等),次要人物一般以赭、黃、藍色陪襯;二是填色較厚實,人物畫在雙勾白描稿的基礎上,多用濃重、深沉、豔麗的色彩,作多層次的渲染,注重明暗層次和冷暖變化,有傳統工筆重彩的藝術效果。模仿品設色染色平板,厚重之中少陰陽層次變化,色調過渡生硬,少潤澤之感。
  另外,王大凡研究出“落地粉彩”畫法,不用玻璃白填底色,直接將色料填繪在瓷胎上,再罩雪白、水綠之類料色,簡化工藝,畫意更濃。
 題識印款
  王大凡書法以行書為佳,俊逸秀美,平淡見精妙,精審且遒麗。題款時多是在詩文後再落干支姓名款。
  常見落款為:“黟山大凡王?作於希平草廬”、“黟山樵子大凡寫於昌江之希平草廬”、“黟山大凡王?畫於昌江”、“黟山王大凡畫”、“希平居士昌江客次”、“王?畫”等。
  常見印款為:“大凡”、“王?”、“王大凡作”等篆款。底款為“希平草廬”。
   田鶴仙瓷畫鑒定
  田鶴仙生於1894年,卒於1952年,享年58歲。先畫山水,後專攻梅花,傳世作品以梅花為多。田氏畫梅,承元朝畫梅大家王冕之法,用筆簡練,墨色清淡。20世紀40年代以後,創立瓷畫上的“梅花弄影”技法,虯勁盤曲的樹枝,襯以綽約的梅花樹影。作品深厚樸茂,生意盎然,滿紙留芳。
  筆墨(料)特徵
  田鶴仙成熟時期的作品主要是梅花,贗品也以此類為多。田氏所畫梅花作品以折枝梅花為多,田氏畫梅的筆墨特點如下:
  一是以雙勾偏鋒著筆寫枝幹,墨色以淡、枯、渴為宜,不死勾輪廓,出筆有飛白的效果,筆法在轉折變化中虛實相連,枯濕相間。筆下老枝蒼古,斑駁粗壯,收筆用濃料點苔蘚,並以石青相破,盡顯梅樹蒼勁老辣的質感和精神。老幹間新枝縱橫,出筆俐落,勃勃向上,枝椏抱體,梢欲渾全。枝丫講究穿插造型,如“女”字形、“丫”字形、“井”字形等傳統章法運用極妙,扭曲處更是似有若無,變化之妙,極富韻致。而仿品在畫枝幹時不得筆墨韻味,要麼勾勒太死,要麼脫略過度。
  二是用圈梅法畫梅朵,雙勾著色,正、側、偃、仰、背等朝向生動,圈花圓中帶方,方中顯圓,出筆隨意,點染凝重。梅朵的佈局少不寒磣,多不雜亂,姿態生動,映帶有情。而模仿品要麼稀疏,要麼雜亂,花朵形態雷同,刻意之氣很重,形神韻律相差甚遠。
  三是田氏畫梅多是在畫畫的左右下角以三七之法起筆,而且靠近畫面起筆處的梅幹總是虛淡,具有畫意無邊的意趣。而模仿品多是不知虛實,一筆到頭,僵直呆滯。
  從田氏畫梅花的設色來看:一是畫梅幹時多皴赭黃,斑駁轉折之處筆重色濃,而梅枝多著淡青,冷暖相濟,枝嫩梢細。二是以圈梅法勾勒花朵後,都依形填上玻璃白,再作少許暈染,薄而不淡,豔而不厚,最後以豔黑勾點花蕊,少不寒磣,吐色爭妍。而模仿品設色徒有形式,不得要領。
  另外,田氏畫梅花多是只畫梅枝,不畫背景,以“梅花弄影”技法襯以綽約的梅花樹影,使畫面增添了無限的美感。而模仿品卻死死抓住這一特點,故作“影子”,生硬套用“梅花弄影”法,相襯出來的梅影在筆墨的濃淡方面把握不准;而且主觀用以冷色調,出筆僵硬與主畫面的花枝不但沒有相得益彰,而且死板局促。從整體畫畫來看,田氏作品梅滿字多,焰紅似火,開合有情,春意盎然。又無填塞之感,文雅的詩詞與挺秀的書法,配以朱文小篆方印,充分體現了中國文人畫的氣質。而模仿品畫面上的書法,在謀篇佈局上總是擺佈單一,難以達到田氏水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