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厚寬散文三篇》 -2

 生長環境。

   堂姐給我照了幾張像,叮囑我下次回家的時候一定打她的電話。不久,接我們走的車來了,就默默地別了故鄉。

  只要有機會,我還是會回去的。再回首那山、那樹,是不是我還會是這裏的風景。

  

  情感夜生活

  

  回到房間,已經二十二點三十分。房門打開,熱氣撲面。條件反射地退回一步。

  提腳脫鞋,抽掉襪子,一縷汗的鹹濕彌漫開來。廊下穿拖鞋,這麼久沒有光顧它,已經熱烈地等待了一個大白天,火辣辣地抱住剛剛釋放的腳。整天沒開窗門,因為考慮臨時變動,不回來住,就做了關門閉戶的準備,也關了一屋子的火熱。

  進入屋裏,被子折疊得很整齊,看上去女人經手的一樣,也似漂亮賢慧老婆溫柔地等待歸來的男人,這種感覺,產生自愛自憐的衝動,找到孤寂的溫馨,心情好起來。

  從不晚上外出,不只是囊中羞澀,也不習慣那種市儈生活的糜爛。寧願享受獨身的寧靜淡泊,也不願花天酒地的喧囂。雖然看起來一個人自在,其實有很多牽掛的圍繞,有很多人的關注和愛。夠了。常常不自覺地幻想虛擬的浪漫,流出一些微笑。若有人作伴,在這種場景裏,也一定開心快樂。

  

  晚上的寧靜,可以換來白天的精力充沛,可以思慮千裏,志向高遠。人生就是一場曆煉,雖然曆煉的結果也是死亡之路,而這個過程卻非庸人可以享受:那種歡愉和從容。不必要勸說周圍的人們:要修行,要學會寬容,要學會珍惜,要真誠,要與人為善。一切運動的結果,最終歸於運動本身。人不因人而變,變不因變而變。一切變化起源變化的本身,這種誘導的力量則是來自愛,來自關注,來自視覺和聽覺,來自第六感。一種行為的結果,就是一種催化的作用。

  好像有種覺悟:要改變別人,就要先改變自己。

  閒暇時光,就會這樣胡思亂想,就會有思想。思想,來自生活的分分秒秒。黑暗時刻,光明可貴,光明時候,黑暗在身背來襲。處世不驚。談定,冷靜。行薄冰而不懼,臨深淵而不驚。何懼之有,何驚之擾。

  這樣思考,又在時間的河流裏趟過一程。醒了,就搖搖腦袋。

  

  開空調,拿毛巾、短褲、水桶、臉盆,退出房間,關上房門。直奔衛生間,封門閉鎖。脫掉所有衣服,一絲不掛,蹲大便器上。汗水更自由痛快淋漓。接水,一邊將脫下的衣服泡在柔軟得可愛的水裏。摸了肥皂,一邊使勁擠著消化不了食物,一邊按流程循序洗衣。肥皂泡沫從指縫間吹出來,五光十色,沾著衣服,在手上溜達。排汙的問題完畢,衣服也就洗完。在洗衣服的過程,將一天的多餘也沖洗得乾乾淨淨。衣服放入臉盆,放一桶水,洗澡。先洗頭,頭髮天天都很髒。三千煩惱絲,於每晚洗個痛快。一種不良的情緒,會流向陰暗的溝渠,從此看不到,也聽不見。

  

  然後,提著一桶衣服直奔房間。空調製冷了,那種被加工的空氣,和噪音一起從外面湧入。這些空氣裏,感覺有一絲絲的呼吸 :是一種來自遙遠的情感,迷離,飄渺。好涼快。

  手機報時:“現在是北京時間二十三點整”。

  昨晚睡得很香,但早晨到六點就醒來,想一下是不是睡得早了,就坐下來,打開筆記本,要做點事情。學習,離睡覺的時間已經不長,一上心,要熬到更深的夜;打電話,遠方的人也許進入夢鄉,也許正看一部生活的電影,不忍。不在這種需要開導和疏通的時候,剝奪別人的曖昧,影響別人的情緒。摸摸手機,又放棄了使用的衝動。放在一個令手機也舒服的位置,在手機的身上,套上它的外衣。找不到事情,在這種時候,在這種最需要事件發生的時候,在這種叫做寂寞的瞬間。

  到二十三點五十分,無奈,就敲打鍵盤,就寫了以上幾行不倫不類的文字。

  手機又開始報時:“現在北京時間一點整”。

  第二天了。
返回列表